日本首相菅义伟儿子高档餐厅宴请官员 涉嫌行贿被抓现行

原标题:实锤!日本首相儿子高档餐厅宴请官员,涉嫌行贿被抓现行,“坑爹”无极限?

菅义伟在竞选日本首相的时候曾直言,自己很反对政治世袭,还以儿子在民企就职引以为傲,再加上他的妻子一向低调,赢得了民众的好感。可如今,多个证据面前,首相之子被指“官商勾结”,这“坑爹”之举让菅义伟的低调、正直“人设”大受影响,在日本国内引起轩然大波。

作者二水

上任141天,为日本疫情面露憔悴的日本首相又遇烦心事。

近日,有日本周刊杂志拍摄到其长子、商人菅正刚宴请官员的照片,指其“官商勾结”。虽然菅义伟称对儿子的行为毫不知情,但丑闻还是让一向走低调、正直的菅义伟低调、正直的“人设”大受影响。而在野党也将抓住这一事件对菅义伟进行问责。

有日媒称,这一丑闻可能会对菅义伟政府造成又一次打击。

就在上个月,政府刚宣布因新冠疫情进入紧急状态期间,一些官员却“顶风作案”,在深夜造访东京银座区的高档酒吧,引发了争议,逼得菅义伟多次道歉。更有日媒猜测,菅义伟会不会成为“短命首相”。

如此看,菅公子的“坑爹”之举,实在来得太不是时候。

儿子行贿被抓现行

曝出菅正刚“官商勾结”丑闻的媒体是一家名为《周刊文春》的杂志。

在日本,《周刊文春》以拍明星出轨、私生子等花边新闻闻名。近些年,该媒体又瞄准一些政坛高官及其身边人。一旦被《周刊文春》盯上,无论顶流明星、或是日本首相,都有可能身败名裂。

早在2019年,《周刊文春》就曾曝光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之子小泉进次郎与一名已婚女企业家发生婚外恋一事,且大部分费用均记在幽灵公司“泉进会”名下。小泉进次郎在当时是首相热门候选人之一,婚外恋被曝光后引发极大争议。

而此次菅正刚宴请官员一事,不仅被《周刊文春》拍到多张照片,连宴请细节之处也被记者调查得底儿掉。

据悉,现年40岁的菅正刚毕业于日本著名学府明治学院大学。2006年,前首相安倍晋三第一次组建内阁时,菅义伟担任总务大臣,菅正刚被父亲带在身边,担任总务大臣秘书官。

不过,菅正刚本人对从政兴趣不大。日媒称,他仅工作了9个月就辞职了。

2008年,菅正刚进入东北新社工作。这是一家从事电影电视制作并提供卫星电视服务的企业,旗下开设围棋与象棋频道、电影频道、明星频道等。菅正刚现担任媒体事业部兴趣与娱乐业务统筹部长,并兼任集团子公司董事。

《周刊文春》报道称,菅正刚的职位名称虽为“部长”,但实际作用是作为与其上级主管部门,即与日本总务省联络的“联络员”。因总务省负责向卫星频道发放运营许可,而有过政坛工作经验的菅正刚担任该职务,可谓“朝中有人好办事”。

《周刊文春》指出,2020年10月至12月期间,菅正刚先后4次“不当宴请”了多位总务省高官及其下属。他们分别是总务审议官谷胁康彦和吉田真人、信息流通行政局局长秋本芳德、及其下属汤本博信。其中,谷胁康彦被舆论认为很可能在今年夏天晋升为日本总务省事务次官,而信息流通行政局分管电视广播相关行政审批业务。

据悉,菅正刚宴请高官的场所是人均消费均超4万日元(约合2455元人民币)的高档餐厅。酒足饭饱之后,他又向高官们赠送了出租车票和高级巧克力礼盒。

·手持出租车票和高级巧克力礼盒的信息流通行政局局长秋本芳德,后面的男子是菅正刚。(图源:《周刊文春》)

根据日本《国家公务员伦理法》规定,所有公务员都不得参加由利益方承担全部费用的商务宴请。即便是AA制的形式,如果任何一方的出资额度超过了1万日元,都必须在事前向公务员伦理监督官员提出申请。

据《周刊文春》拍摄到的照片显示,消费券是卷起来放入信封中的。而4名官员均未按规定向公务员伦理监督官员报备。

首相称“我不应该介入此事”

菅义伟在竞选日本首相的时候曾直言,自己很反对政治世袭,还以儿子在民企就职引以为傲,再加上他的妻子一向低调,赢得了民众的好感。可如今,多个证据面前,首相之子被指“官商勾结”,这坑爹之举让菅义伟的低调、正直“人设”大受影响,在日本国内引起轩然大波。

2月4日,接受菅正刚宴请的日本总务省信息流通行政局局长秋本芳德,在国会接受质询时承认“聚餐属实,当天没有支付费用”,并表示“已经返还费用”,但没有公开具体数额。

菅义伟也对此事进行了回应。他强调,自己对接待一事“不知情”,事件曝出接到过长子的电话,自己当时告诉长子,如果此案开始调查,要予以配合。菅义伟还强调,菅正刚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人”,“有自己的家庭和隐私”,暗示这一丑闻不应该在国会讨论。

2月5日,菅义伟在日本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再次对此事进行回应。

海外网援引日本《每日新闻》、时事通讯社等媒体报道称,菅义伟以“因为现在正在调查,我不应该介入此事”为由回避了明确表态。他还称,目前“没有把握(事件)全貌”,并表示“总务省会在确认事实关系的基础上,根据规则做出判断。”

随后,日本总务大臣武田良太在记者会上道歉,“对于此次导致国民怀疑的事件,我深表歉意。”此外,他还明确表示,已指示下属采取行动,整顿纪律。

涉事的东北新社也对此事作出了回应。

据《周刊文春》报道,东北新社的书面回复是:“我司职员主要是以信息交换为目的,跟总务省的相关人士聚了餐。在聚餐之前,我司就已经充分考虑到了公务员伦理规定,所以我们不认为自己是总务省相关人士的利益方。”

目前为止,事件主角菅正刚未发表任何回应,接受宴请的几位总务省官员的处罚也未公布。

此前,总务省也发生过类似事件。早在2005年,总务省邮政行政局长曾从利益相关者NTT通信公司高管那里收到出租车票,后来受到违反国家公务员伦理法的处分。

给首相添乱的不只是儿子

菅正刚的举动之所以严重“坑爹”,因为菅义伟如今正遭遇执政过程的种种不顺心。自去年9月16日走马上任首相以来,他被各种事务闹得焦头烂额。最紧迫的依旧是新冠疫情带来的直接影响。

虽然在上任前,菅义伟就表示,疫将会是其上任之后的最重要的事,但日本国内疫情在其上任之后出现了小爆发的情况,特别是首都圈地区疫情持续恶化。受疫情影响,日本经济持续下滑,失业人口增多,有日媒报道,“没有饭吃的成年人到处都是”。此外,推迟了一年的东京奥运会也迫在眉睫,东京奥组委方面已多次声明,无论如何都要如期举办奥运会。

为此,日本政府加大防疫力度。1月8日,首都圈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加强防疫措施,要求餐饮等服务行业缩短营业时间等要求。同时,政府也呼吁民众,避免在晚上8点后外出。

让民众没想到的是,要求民众遵守如此严格规定的同时,某些政府高官却无视防疫规定,在夜间光顾餐饮服务场所。

1月18日,时任自民党国会对策代理委员长的松本纯在一家意大利餐厅用餐后,先后出入东京银座附近的2家俱乐部,直至当晚11点才离开。现年70岁的松本纯随后承认了相关事实,并表示自己是一个人去的。但据日本时事通信社报道,国会对策副委员长大塚高司和文部科学副大臣田野濑太道当时也在场。

没多久,又有一位政府高官被媒体曝出违反防疫规定。

1月22日,公明党代理干事长远山清彦曾前往东京银座一家俱乐部喝酒直至深夜。此外,他还被曝出用公款在俱乐部消费。公明党是日本执政党自民党的联盟党派,远山清彦的行为自然给执政党带来了一些影响。

为平息民众怒火,菅义伟先后两次站出来向民众道歉,“我们要求人们在晚上8点以后尽量减少外出,政治家们却没有以身作则,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我对此深表歉意。”

除了替政府高官赔不是,菅义伟还曾就政府医疗准备不足向民众致歉。

1月26日,有在野党议员在国会上就疫情间发生的感染者意外案例向菅义伟发起“猛攻”:“感染者想住院却进不去,在自己家里一个人孤独地死去;有的感染者在紧急送院的过程中突然去世……公共医疗体系没有成功挽救他们的生命,对此你感到有责任吗?”

菅义伟表示,“对于像送院途中亡故的案例,确实需要整顿(医疗体制),这是我的工作。但目前,日本还没有能力为所有病人提供必要的医疗服务,作为责任者,我感到非常抱歉。”

严峻的疫情形势,再加上不“听话”的班子,着急又上火的菅义伟工作压力大到身体也亮起了红灯。

据日媒报道,近日,菅义伟在公开场合频繁咳嗽,说话声音也有些嘶哑,其身体状况立刻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很快,在野党议员就菅义伟的身体状况发出提问,还提到前首相安倍晋三就是因身体不适而辞职,菅义伟连忙表示,“只是喉咙疼得发不出声音,没什么问题。”

五个月前,草根出身的菅义伟被推到台前,民众也对他寄予希望,盼着日本早日脱离疫情,重回往日景象。可五个月过去了,政令难行,近万名感染患者没有医院接收,内阁支持率跌到33%,不支持率则从去年12月的35%上升至45%。日本媒体引述受访者的话称,政府没有执行力,对政策不抱期待……

眼看着大选时间一天天逼近,这位“令和大叔”的眼神里,充满了焦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